• banner1
  • banner2
  • banner3
当前位置: > 比基尼娱+乐城 >

亲爱的人,我流着眼泪,在记述着与你的日子。当你侧过身去,我看到一串碎了的光阴。亲爱的人,当我渐渐熟悉了你的字句,你的体温,你的暧昧,你的一笑一颦,当快乐的光阴,如过隙之驹,一去不回,当我渐渐的沉沦于黑夜,当我慢慢的将身体与你靠近,当风花雪月层层打上你我的脸庞,在榕树下的誓言,已经再无人提起,而你陌生的神情,让我一次次失声痛哭,我辗转来去。
  失去你,或者,失去爱情,失去一种前所未有的心悸,我慢慢融合自己的心情,转而一心为你。我走在荒凉的城市街头,看着漫天飞起的白雪,想起你在某一天说起异乡街巷上飘洒的雪景,让你驻足不前,让你想用尽一切气力停留在飘雪的空间,你说雪让你有了超脱之感,在浑浊的世间,第一次感觉自己透明。雪花从不曾惬意过,我也不曾,我把脚深深踏进雪地,在洁白的雪上写你的名字,那个我熟悉又陌生的名字。
  是的,宝贝,我恋爱了。爱上了一个影子,我泪流满面,为你的不知,也为你那不曾告白的心事。我担心你,这么多年,我希望你是为我爱着,为其他的女子爱着,而不是依然孑然。我恋的没有一点痕迹,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难以自持。我骗了你。
  我想去蔚蓝的海岸,找一个陌生人的倾诉,也想去冰天雪地的塞外,与连天衰草为伴,只因为我要逃避神情和眷恋。在女人的一生之中,总有那么一段,刻骨铭心的爱,让她难以入眠。
  我象一个孤单的流浪的歌手,拖着自己的破吉他,流浪在旷野,四野无人,是的,我只有你,只有一个符号的影子,我看到你的一双明亮的眼睛,闪烁着我期待的神采。我衣衫褴褛,该怎样靠近你?你与我之间,隔绝着空气,碰它不到,摸它不着,却又远似万水千山。我碰触一下,希望能触到你。可它冰凉凉的,没有一丝活的气息。
  亲爱的宝贝,我看到香山下一丛丛的黄绿的银杏叶子,象小小的花,我看到层峦叠嶂的青山,象入了画,我濯在溪水里的双足,象七月白莲。可是我看不见你呀,你匆匆的来了,匆匆的走了,这次,我甚至没有感觉到你的体味,那种我早已熟悉的味道,有一些干冽而发甜的男人的气息。难道让我爱上你,就是,就是为了狠心的忘记?难道你这样冒然的出现,又冒然的离去,就是为了告诉我,原来缘分,真的只是奇迹?
  奇迹留它不住。我留不住你。我挥舞着双臂,想要振奋起来。但我含泪的眼睛,却让我看不清这世界,或许泪流过后,我会清醒一些。你害我哭红了眼,但你却不肯再帮我擦拭。该来的,都会来的,该走的,都会走的,亲爱的,宝贝,我渴望把我的手臂搭在你高大的肩头,渴望你羞涩的看我的眼睛里满是火红的焰火,象被什么烧灼。我渴望你在驱车行走于山间时,能想到我,想到我甜蜜的一吻,或者,想到,某天夜里,我对你说过的,我想你。我想念正直的你。
  我看到城市的繁华,和寂寞人的寂寞,也看到你的一颗善良的心灵,我看到你的深邃的眼睛,你浓密的眉,看到你的健硕的体态,也看到你快乐的微笑,我什么都看到过了,为什么我依然捕捉不到你?为什么只有在梦里,你才与我如此靠近?我喊着你的名字进入癫狂,我直视着你的眼睛,身体扭动如蛇,却在逐渐平静之后,重新获得了失落。是的,我依然爱着,你永不会知晓了。在另一个绝望的空间里,你在持着兵器,我在这里,窥探你转过身后的影。
    已经被无数次的碾压过的窒息的心,在你的温润中复活了,因为有你,因为有你。
  呻唱快乐的歌曲,做一个悲伤的自己,你让我学会了忧郁。
  放手吧,我知道一切只是流星,我知道,一切都会过去,我知道,在以后的路程里,乘坐你车子的,将是另一个女子,而载她上路的,依然是载我的你。
  我用痛楚替换了曾有的甜蜜,同样的有你的夜晚,更象是一出话剧,而不是我真实的人生。善良的人啊,请你留步,再让我看你,在电闪雷鸣里,在冰天雪地里,在背靠大海的鼾声里,在握我手时,你轻轻的喘息中,我已经失落了,失落了自己。
  是的,我到过天堂,但是我找不回自己。我想念你,你知道的。但是想念一个人那么不容易,哭一个人,却是这样的轻易,我泪流满面,语无伦次。我失意,正如我当初因得到你而得意。我被搀扶着走到邂逅你的角落,在你停留的地方,献上我的黄玫瑰,看你当年遥指的地方,我不知道那里还有多少关于你的秘密。是的,我从没问过你,从不想过问关于你的,因为我知道当我了解了一个人,我会离去,我要保你在我心。
  镜子里的,我的样子,你看到了,我扎起的马尾,我披下的长发,我点过的唇,我抹上的粉,我整理过的衣领,我的志,这都是因你,亲爱的,你说我好看,我记得了,你说我勇敢,我记得了,你说我幸福,我记得了。亲爱的,我记得了。
  我流连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。
  我希望我所说的,会有人转达你。
  我希望我没有说出的,你也会知晓。
  我从未如此的圆满过,因为哭了而觉得幸福。
  我从未如此的悲伤过,因为幸福却又有所缺憾。
  象我这样的女子,会有千个万个出现在你的瞳人里,而象你这样的男子,我见过千人万人,只遇到了一个你。我看到你为她而哭,我也哭了,你在哭她,我在哭你。注定了这一切,是一场悲剧,但你会哭我的,我知道,你说过喜欢,你谨慎的不敢谈爱情,但是我觉察到了,你修长的指间传递来的,是无限的情谊。你让我努力来争取,我说放弃,因为我终究得不到你,与其,与其……你我分手在无人的十字街口,我穿着黑色的冬衣。
  是的,我到过天堂,但是我再也做不回我自己。我要去流浪了。跟你说过多次,你不相信,但这是真的,我希望能在某节车厢的某个可以吸烟的拐角,遇到一个喷云吐雾的象你的男人。
  在天堂的梦寐里,我依然见到了你。我们在金黄的沙滩上****,炽烈的日头将你的身体曝晒的黝黑。高大的椰子树手舞足蹈,似乎也在享受着猛烈的高潮。海水激烈,海浪汹涌,你却出人意料的沉静。
  当我清醒,我哭湿了枕头。我潮湿的心,在慢慢的发芽,向往着有你的春天,比基尼娱+乐城
  但是你要走了,闪过海与海的边际,毫无声息,犹如你刚来。
  我希望能在四十岁之前再次遇到你,让你在我年华老去之时鉴证我对你的坚贞。我要把一头黑白参半的头发放进你的手心里,你会感到幸福的,有这样一个女子念着你。那时你也快老了吧,心也该收了吧。
  爱情和邂逅,有什么错么?
  只是因为时间的错位,让我错过了该爱的你。
  我要走遍世界的每个角落,祈祷向你。
  我要踏遍你出生的村落,在你曾经最喜爱的树下,埋葬关于你我的信条。
  我要丢掉自尊与优雅。
  是的,在夜里,展转与你****的,将永不再是我,比基尼娱+乐城,但是你爱过我,我爱过你,我的身体上依然有你的痕迹。你说自己是个高大的情人,一个威风的斗士,是个身体力行者,是个快乐的行走家,是个永不会沉湎幸福而放弃自我的人。于是,你在我火热的身体里迸发,实践着你的诺言。我知道你要走了。
  这是我渴望的最好的结局。
  与你****,躺在你的胸口,大声的哭泣,把白色的围巾围在僵冷的脖颈,带你看雪。在你不经意的时候,我象精灵的一样的消失。
  我希望先消失掉的是我,而不是你。
  我承受不了你的离去。
  只有我有先走的权利。
  我从安静的镇子到热闹的城市,为的是躲你而不是找你。
  我找不到你。我终将失去,关于你的一切。
  亲爱的,
  请你一定要记得。我曾这样张皇失措的想念过你。
  我到过天堂,所以遇到了你。
  只是,我再找不回自己。
  我丢了你。我带走了凄凉的生活,被你祝福过和亲吻过的。因为你,我活得虔诚。
  他们说我傻了,被你掏空了机敏。我却觉得自己睿智的人生,刚刚开始。
    置身于茫茫大地,四野苍白,点点苍黑的,是村落的的围墙,和光秃秃的枝干。麦田被覆盖在大雪之下,露出一点点脆弱的绿色。突然不再熟悉这一切,环顾四周,不再熟识。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,曾经蹒跚着上学的那条小路,依然那样狭窄,那些倔强的树木,依然坚强的挺立着,虽然为白色的雪覆盖着,那条小路依然如此清晰,绵延到最尽头,似乎,永无尽头,不知通向哪里,向我们的生命。不知要从哪个路口要拐,哪个路口可以导向新生。
  我穿了一件厚厚的黑色的棉衣。在苍茫的大地上,我象一只不知所适的蚂蚁。脑袋里苍白一片,似乎比此时的大地更为空洞。我眺望远处的房屋和树,一一辨认儿时眼中的光景,那些看似高大的,已经渺小到难以相认。这已再不是我所熟悉的故土。真的不认识了。我跳进麦田,象个发疯的孩子,大声的干笑了两声,顺手抓起一把冰凉的雪,向着四下乱散。然后突然站立,等待冰凉的雪星扑面而来,那种冰凉。
  我多想让你也来体验。我晚上没有睡好。你如此打动我的心弦。我惊醒过三次,在黑夜里摸索,希望能握到你的双手,又似乎真切的感觉到你的呼吸,你的舌正委蛇在我的耳际,我浑身酥痒,我不可遏止的想你,在心里念你的名字。此时,在你的梦里,是否有这样一个与你心灵与身体紧贴在一起的女子,而那,应该不是我了吧。你还记得我,我看到你笑了,你摸我的前额,说我高烧了。我念你到痴迷,每次想你,比基尼娱+乐城,都甚觉得奢侈,我不应该这样每时没刻不停的念着你,你会骄傲的,而我会更加消极。你是我的疗伤药,应该用来救我的命,而不能被我当成鸦片,我中你的毒,会死的很惨。
  不应该再神魂颠倒的爱上一个人了,该安心的等待快乐的降临,等待我生命的又一次怒放,而不是象蓓蕾一样,再次期待雨露的恩惠。
  你轻描淡写的谈论你与我,甚至再没提起过去,甚至点滴。
  在你深邃的眸子里,快乐的光阴,只是短暂的萤火,但我念念不忘记。
  我中你的埋伏。但是我不想再往前了。爱到浓处人孤独。当一方抽身,另一个会无所适从。
   我蛰伏在冬天的雪地。冰凌的脑袋里,旋转着你的名字,你的样子,我忘不掉你。
  我想让你知道我在想你,如此而已。Lonely night..
  我听了很多感伤的歌曲,一次次的幻想,这都是你对我的倾诉,那些凄美的曲调,那些感伤的字句,一字一锥的扎我的心,我听you are still the one,听never gonna fall in love again,听到流眼泪,一遍一遍的啜泣,前者,仿佛是我心境的写照,后者,似乎是另一个我在不停的游说我,不应该再这样下去,每一段爱情,都会象日头一样,经历快乐的早晨和黄昏的冷落。可我明了一切,却把手不了。承担不起爱的远走,又忍不住要为它开头。
  到底是我在媚惑你,还是你在诱惑我?
  或者,在无限放大的男女欢爱之中,我是更在乎快感了,还是痛感呢?

Copyright 2017 比基尼娱+乐城 All Rights Reserved